联系我们| 邮箱登陆

阳光追梦人

来源: 作者: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23日


  在二七二铀业只要说到纯化保障车间主任郭利中,大家都会竖起大拇指。进入知天命之年的郭利中,个子不高,人清清瘦瘦的,做事雷厉风行,走起路来风风火火,好像总有做不完的事情在等他。

  1968年9月郭利中出生于湖南常宁,在山水环绕,气蒸云梦泽的湘江之滨,在世界铅都、中国油都的摇篮里,我们看到了一个少年的成长。

  1988年5月,郭利中顶父职来到二七二厂,从一名操作工、到调度、再到车间主任,一晃31年过去了。

  岁月,让一个人成熟;时光,也苍老了容颜。

  都说:“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”。溶解岗位人员换了一茬又一茬的,郭利中带了多少徒弟,他自己也记不清了。但溶解工序的每一趟管线,每一个槽罐,就像图画一样清晰地刻在他的脑海里。

  溶解是纯化生产线的第一道工序,溶解物料的好坏,直接关系到二七二的经济效益。员工每天上班都要跟硝酸打交道:领酸、配酸、用酸,每一项都不能马虎。稍不注意,就会出大事故。

  作为车间主任的郭利中,他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:“一定要重视安全,生命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  有人说,人的一生,总是在寻找一种平衡。老郭对平衡的理解就是工作与家庭都很重要。

  有时候,郭利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,刚吃完饭,放下碗,现场的电话就打来了。在妻子的眼中,丈夫忙早就习以为常。只要他坐下来休息,不到一刻钟,就会鼾声如雷。为了让丈夫能够多休息一会儿,有一次,妻子将他的手机调至静音,为了一个未接电话,他跟妻子急了,没想到一向温和的丈夫却发了牛脾气,把妻子吓坏了。从那以后,妻子知道,只要现场有事情,不管家中有多忙,她都催他快去快回。有了这种理解与支持,郭利中常常觉得愧疚。日积月累,这种愧疚却成为了他前进的动力。

  2018年12月30日,衡阳普降暴雪,气温降至零下3度,早上6点20分,郭利中顶风冒雪提前来到了生产现场,在巡视中,发现溶解投料过滤堵塞、金属管道堵塞,槽子的料打不出去,生产失去平衡。他立即带领4名员工,用钢钎、榔头敲打,一边通一边掏,一节节拆下结冰的管道,用蒸汽冲掉冰块。

  外面下着雪,身体冒着汗,榔头与槽子的撞击震得手臂直发麻,几百下过去了,由于用力过猛,大脑缺氧,郭利中顿感头晕目眩,一屁股坐在雪地上。把干活的兄弟们吓坏了,他们立即找来木板垫在他的屁股上。他摇了摇手说:“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。”十几分钟过去后,他慢慢地站了起来,嘿嘿地笑着说:“兄弟们,咱们接着干吧!”从上午8点一直干到下午1点,大家在冰天雪地里连续奋战了5个小时,直至疏通管道和槽子……

  回到家中,妻子心疼地说:“这么大个人了,你工作起来不要命啦!”郭利中自豪地说:“有你这份心疼,我满足了。”

  人生百味,味味自知。如果没有家庭的支持,他是很难走下去的。他常常聊以自慰;“我没有倒下,是因为我有一个好妻子!我不能倒下,是因为我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女儿!”

  有时候,勇气是一瞬间的闪念;有时候,是一辈子的执念。

  郭利中曾在日记中写道:我曾有过意气风发的盛年,有过身心俱裂的彷徨,但是,为了核工业事业,从未放逐过自己,我要我的身体和心一样干净。

  他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,没有显赫的地位,只是一名普通的优秀党员。纵然两袖清风,纵然清贫如水,但他仍然愿为核工业事业奉献一生,不负韶华。31年间,他就是用这份执着和奉献谱写了平凡岗位上的感动。(何中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