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| 邮箱登陆

清明追思

来源: 作者: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02日


  东风惆怅,细雨渐蒙,又是一年清明际。天青云绕,山黛燕归,树摇草舞花垂蕊。行色匆匆,香烟徐徐,隔世寄情情意切。雨随风袭,乍疏乍数,烛泪点点话别离。

  清明时节的雨又如期而至,出行祭拜的行人日渐增多。雨声在耳畔,思绪在心头,此情此景仿佛又把我带回到千里之外的故乡,祖父的点点滴滴又萦绕在心头。

  祖父离开我们已经十二年了。记忆里的祖父是一个严肃认真、不苟言笑的人,他很少给我们讲述他过去的事。直到他去世后,我才从长辈的口中和他留下的照片、书籍中,渐渐拼凑出了祖父苦难而又光荣的一生。

  祖父是山东潍坊昌邑人,家里兄弟姐妹七个,其排行老二。说起祖父的革命工作,就要从70多年前说起。1945年抗战胜利,祖父15岁,大祖父18岁。时值国民党军队扩充,到村里抓壮丁。因大祖父在村上管事,来抓壮丁的人点名要将大祖父抓走,大祖父便找地方躲了起来。找不到大祖父,又经人密告,他们便抓走了15岁的祖父顶了大祖父的差。当时的祖父还是个孩子,宽大的军服没着膝盖,就这样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。后不久,祖父随同部队起义,被解放军收编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。

  或许是读过几年私塾,解放战争期间,祖父已是华野部队的一名通讯兵。“兵贵神速”,当时打仗拼的就是速度-运动战,部队经常会日夜兼程地转战战场,有时一天就会在几个战场之间打三四个来回。怀里揣一把小米就是干粮,停下就睡觉,醒了就边吃小米边赶路。通讯兵经常要担负通信任务,祖父最骄傲地就是他渡江送信的经历。因为祖父不会游泳,渡江时就靠抓着马尾巴,反复尝试,终于在第三次时,成功地完成了任务。祖父后来最爱看的书是《第三野战军》,最爱看的电影是《渡江侦察记》,也许祖父从那里也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。

  抗美援朝期间,祖父是坦克炮长。当时的部队纪律很严,志愿军看见朝鲜人民后不能随意开口说话,只能简单地打招呼。直到多年后,祖父还记得 “老大娘”“老大爷”用朝鲜语是怎么说。祖父最得意的一张照片就是在坦克前和几个战友的合影。照片上,年轻的祖父英姿飒爽,意气风发。

  跟随部队作战期间,祖父一直与山东老家没有联系,老家也没有祖父的半点音讯,一度以为祖父已不在人世。直到祖父从朝鲜回来转业,选择在河北邯郸定居后,才与老家取得了联系,有了书信往来。祖父说邯郸离老家近,就在这里住下吧,以后可以多见见母亲。我想这也许是一个从15岁起就离家,戎马半生的人的最朴素的愿望吧。

  转业后的祖父一直都以部队的纪律约束自己,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。祖父在生活上清贫节俭,却一直热衷于国家的建设和单位的发展,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子女们。父亲上初中时,学校号召学生参与修建红旗渠和跃峰渠。因祖父身体不好,需要人照顾,学校本没有安排父亲去,但在祖父的一再要求下,父亲也加入了修建的队伍中。祖父说,“水润八方,咱们有一份力就尽一份力。”于是,父亲去了一个月。回来时,祖父已因病住院,但祖父说,“病是身体上的,过几天就好了,咱可不能心里有亏欠啊。”

  父亲初参加工作时,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买什么东西都要有票、有指标。当时因父亲手里掌握着一些物品的指标,于是有人给父亲送礼。祖父看到后,就二话不说,拎起东西,愣是又走了十几里的路,把东西送还回去,并对父亲说“这东西不是给你的,单位给你的权利不能这样用。”

  祖父的身体一直都不好,年轻时就有严重的胃病,做了胃切除手术,只剩下1/4个胃。所以记忆中的祖父一直都和我们吃着不一样的食物,像肉、米饭、馒头这些都不能吃,只能吃粥、细面这样的半流食。那时的家里有一口锅,锅里永远煮着那一口小米粥,就是这金黄的小米,不管是战争时期还是和平年代,一直陪伴着祖父。

  祖父收藏的纪念章、书籍、照片有很多,解放战争的、抗美援朝的、社会主义建设的、改革开放以后的……祖父不经常讲他过去的事,但时常会看着这些物品出神,仿佛在和那个年代对话,那里有着祖父的一生。

  我大学毕业后就来到新疆工作,与祖父交流甚少。很多都是长辈们在照顾病中的祖父时,听祖父在病榻上断断续续地说的。后来病中的祖父曾一度要写回忆录,可由于体力不支,最终没能如愿。而那些故事和那些人,也就伴随着祖父一同去了。

  一个年代的人有一个年代的故事,祖父兄弟姐妹几个人里,只有三祖父留在了昌邑老家,为曾祖母养老送终。其他人,或是由于战争,或是由于饥荒,或是由于后来的工作问题,都没有留在老家。大祖父今年已经是90多岁的高龄了,非常地善忘,很多刚刚发生的事情都会不记得,有时甚至会不认识身边的亲人,连大祖母都不认得。但大祖父有时会一个人喃喃自语,讲起小时候的事。会讲起祖父的小名,会讲起祖父为什么会年少离家,他会说“是顶我去的,本来要抓的是我”。在大祖父心里,这也许是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事。

  在大祖父心里,祖父的形象可能一直都是那个十三四岁的少年。而此时的我闭上眼睛,回忆祖父,脑海里会出现一个头戴“雷锋帽”,脚穿“解放鞋”的老人的形象。他个子不高,身材瘦小,佝偻着背,戴着花镜,手捧一本《第三野战军》,安详地在那里品读着。让我们谁都不要打扰他,就让他在那里一直读下去,让那些故事陪伴着他……(韩洁)